用微信扫一扫

0号课堂

最新活动

资讯前线

熊爹老余 :下一个菲尔普斯也许就在渤锐体育诞生 |专访渤锐体育创始人

余宁(熊爹老余)是一位幕后英雄。他同贾军共同创办了东方爱婴,现在的东方爱婴已经走向成熟,他却在2016年选择自己创办一家体育培训机构——渤锐体育,悄悄转移了事业重心。
你需要找到你所爱的东西,成就大事的唯一方法就是热爱自己所做的事。如果你还没有找到,那么继续找,不要停下来。——乔布斯

余宁(熊爹老余)是一位幕后英雄。他同贾军共同创办了东方爱婴,现在的东方爱婴已经走向成熟,他却在2016年选择自己创办一家体育培训机构——渤锐体育,悄悄转移了事业重心。

当人们问及他为何创业的时候,他说,人生进入下半场,想要做一点自己最为热爱的事,就如同桑德伯格曾经说的,当你把热爱和你做的事情相结合,就是激情所在。

不为谋生的人生下半场,熊爹老余找到了自己喜欢并有意义和价值的事——体育教育。

体育是他的挚爱,但是由于自己是在知识分子大院长大的,童年时期,父母是禁止他进行体育活动的,因为爱踢球,父亲还曾用菜刀砍了他的足球。学而优则仕的观念让他被迫放弃,但在心里他一直坚定地认为,运动并不耽误学习,反而运动会促进学习效率。

东方爱婴的创业时期,每天14小时的超负荷工作量没有压垮他,都是因为他有着一副运动好皮囊。更让他坚定体育运动能给人带来力量,而真正促使他开展体育教育的,还要缘起于一个学生。

1996年的时候,熊爹老余同事十岁的孩子,游泳游得很好,但是却被地方的游泳队淘汰了,孩子特别喜欢游泳,熊爹老余就帮忙找到了海淀区的教练,当孩子游完之后,教练直接输送到了北京二线队,一年后就拿了全国冠军和亚洲青少年冠军。

经过这件事以后,他就下定决心要做体育教育,因为这件事不仅仅自己喜欢,也会改变很多学生一生的命运。

我们不缺奥运冠军选手

熊爹老余是一个喜欢用数字来说话的人,“6:1”、“27与26”这些数字对于体育教育来说有着别样的含义。

“6:1”,在哈佛的网站上搜索,你可以发现,他们平均一年招生为1600名学生,大概六名学生里面有一名就是运动员。国外很多大学都认为,会运动的孩子很容易成为改变世界的人。

“27与26”,2016年里约奥运会,中国获得27枚奥运金牌,这个数据仅仅比美国斯坦福、南加州和伯克利三所高校联盟获得的金牌数多一枚。取得这样的成绩是因为美国有48万名学生运动员的庞大基数,其中南加州大学更是以获得了144枚奥运金牌的历史成为美国获得奥运金牌最多的大学。而同年清华大学只拿到了一枚银牌。从这些数据中可以看出,在中国,很多人对体育竞技和体育教育都有误区,体育教育没有广泛的开展,而是更重视体育竞技去专项人才培养。国外是将体育作为很重要的一方面去考核一个学生是否优秀。运动员基数不同,自然而然最后产生的冠军数量就不同。

熊爹老余说,我们国家并不缺少奥运冠军选手,当你把这个基数做大,我相信1000个运动员里出一个世界冠军肯定比100里拔出一个容易得多。体育教育大于体育竞技,全民参与其中,体育才能实现其真正的价值。

为什么选择游泳和高尔夫?

我:为什么先从游泳和高尔夫开展体育教育项目,而没有选择您热爱的足球和马术、还有乒乓球等项目?

熊爹老余:因为还要为孩子想的更长远些。

当问题提出的时候,熊爹老余憨厚地笑了笑。

“在做渤锐体育之前,要想很多,包括也参考了很多国外的教育模式。如果让我教足球,实话,我很喜欢,但却没有把握,毕竟要说教练和好资源都在欧洲,我们无法抗衡。如果选择国球,在国内打得好的人有很多,但在国外却不占优势,我要让我们运动杰出的孩子也能够在国外受到好的认可,要有全球视野。”熊爹老余说。

这是渤锐体育提出的体育加教育的概念,体育不是“单打独斗”,还要和教育联系在一起。渤锐体育的英文名是“bridge CC”,两个英文字母C,代表的是中国China和Canada,bridge是桥梁。渤锐体育要建立一架桥梁连接中国和加拿大,可以帮助运动健将们在国外留学进修,帮助其开拓视野,面向世界拥抱梦想,让两国无论是在体育上还是教育上都能够共同发展。

余宁与高尔夫徐宝美教练合影)

我:都说高尔夫是贵族学生才能学得起的,您认同吗?

熊爹老余:不认同,冯珊珊就来自普通家庭。(冯珊珊,中国历史第一块奥运高尔夫球奖牌获得者)

熊爹老余说,现在孩子们的兴趣班很多,无论是英语教育还是各式艺术教育,就拿钢琴为例,一节课的费用也不是很低。其实很多人把高尔夫想得太高端,韩国不到4000万人口,进入女子职业前一百强的就有五位,他们的高尔夫女子选手有2000人,如果中国女子高尔夫选手也能达到2000人,那会有更多像冯珊珊一样的选手走上世界的舞台。

在选择项目方向上,熊爹老余想要站得更高,望得更远,因为教育要有长远的眼光和全球的视野。

体育、教育、科技,火花四溅

人工智能一直是现在吵得比较火爆的话题,渤锐体育要将体育、教育和科技相结合,利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去改变体育培训的问题。在很多人看来,体育和教育关系很密切,但融合科技却没有那么容易,但在熊爹老余看来,结合科技才能让体育水平有质的飞跃,也会让更多运动健将脱颖而出。

大数据+选材= 挖掘天才选手

体育和科技怎么结合才能有效发挥它的妙处?熊爹老余说,在选材上如果运用大数据,就可以记录孩子的身体数据,父母的身高遗传是有影响的,当我们了解孩子的身体数据,会更容易去早早地挖掘有天赋的孩子。熊爹老余以自己的儿子余滕渤为例,小余的臂展为一米九五,菲尔普斯接近两米,这样在游泳上他会很有优势,对症下药,才让孩子的潜力得以施展,也会在后期对其速度、耐力、爆发力、协调性进行有针对性的培训。

大数据+训练= 兴趣的提升

除了通过身体数据,渤锐体育也将大数据运用到对运动员的训练上,记录他们每个人的训练数据,例如通过传感器、图像识别、雷达监测来记录运动员的跑动距离,动作标准核实,以及速度和个体心跳呼吸监测。

(余宁与Robert Pettifer教练、联合创始人张红合影)

这样的大数据库不仅仅能够帮助运动员找出问题,也能够通过和对手的对比,同年龄段国外运动员的对比,对孩子进行兴趣的激励。当你知道你比傅园慧8岁的时候游得还要快,是不是会更坚定地坚持下去?而这些数据如果同国外接轨,对其后的发展会很有助益。

大数据不仅能够解决选材,解决更加个性化的训练,还能解决孩子内驱力成就感的问题。渤锐体育要做体育、教育同科技的完美结合的闭环。

旖旎后记:

熊爹老余说在培养儿子余滕渤的时候,自己有点功利心,想看一看到底自己的眼光和培养方法有没有很准确,结果余滕渤成为了堪比菲尔普斯的游泳将才。

而对于女儿,他会慢慢教她高尔夫。他坚信运动给孩子带来的好处无穷,不仅可以解压强身,还可以为未来带来更多可能。

对于渤锐体育他有一个愿景:希望未来十年,这里会培养1个奥运冠军,10个奥运选手,10个世界冠军,将100位学生送进世界名校哈佛、耶鲁、清华、北大等。熊爹老余说创业就像特斯拉汽车CEO埃隆马斯克说的,所谓创业,就是嚼着玻璃凝视深渊。但无论多么难,都要有目标和实现它的自信,如果你连十年后的愿景都看不到,那就失去了创业的方向。

也许对于其他创业者来说,这点也很适用。创业绝非短期的规划,要结合时代的发展,用全球的视野去筹谋。否则无论是领航人还是团队都会像海中的浮萍,飘摇无依。

---END---

*本文来源善缘街0号原创,转载请联系授权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善缘街0号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