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扫一扫

0号课堂

最新活动

资讯前线

0号故事|Lemony的平塔科技: 成为中国的迪士尼和皮克斯

作者| 孟亚娜视觉| 李海伟来源|善缘街0号老人在小狗ROCA的陪伴下,日复一日地默默拾起你们曾经丢弃在垃圾城的「梦想」。这些东西也许你不

1.png

 

作者 | 孟亚娜

视觉 | 李海伟

来源 | 善缘街0号

 

老人在小狗ROCA的陪伴下,日复一日地默默拾起你们曾经丢弃在垃圾城的「梦想」。这些东西也许你不需要了,这些梦想你放弃了,但这个世界上总会有和你怀揣同样梦想的人还在努力。拾梦老人帮你重拾梦想,传递梦想。                  —— 《 拾梦老人

 

平塔科技创始人雷峥蒙(以下统称“Lemony"),毕业于中国科学院计算所,曾就职于阿里巴巴(从事数字娱乐方向工作),不仅是阿里巴巴高级运营专家也是阿里巴巴家庭战略项目的核心成员之一。曾带队阿里团队分别和NVIDIA、迪士尼的全球合作软硬一体化项目项目管理、市场和销售。2016年6月成立北京平塔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平塔工作室(Pinta Studios)。“平塔”一词源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舰队中一艘远洋帆船的名字:La-Pinta, 平塔团队希望能和Pinta号上的冒险家们一样,在虚拟现实的海域中不断探索,开辟中国“VR交互电影语言”的新大陆。

3.png

(图为《拾梦老人》获得的部分星标展示)

成立不到两年,截止目前为止, 平塔科技第一部作品《拾梦老人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展露头脚,先后斩获了超过八个全球电影节星标。值得一提的是,在2017年9月成功入围了号称“国际电影节之父”的第74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VR电影竞赛单元。与其一起入围的还有兄弟公司Sandman Studio 的《 Free Wheel》等四部华语VR动画作品,中国国产VR动画在经历了多年的尴尬生长期,终于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春天。(后台对话框回复“平塔”即可获取《拾梦老人》观看链接)

 

威尼斯电影节获奖感言:

我人生中没有想到过能走一次威尼斯红地毯,这让我感觉非常穿越,在那一瞬间,有很多人和事都超过我自己的想象,然而光环之后更多的是一种迷茫和责任感,要有更好的创意,走的更远,我们要留下来!

—— Lemony

最懂芯片研发的VR动画制作人

4.png

(图左为啊呸,图中为Lemony, 图右为米粒)

 

一个中科院研发芯片的准科学家是如何走向VR动画制作这条「不归路」的呢? Lemony告诉小编,早在中科院上大学期间,他便已经开始「不务正业」,毕业之后,Lemony更是在「跨专业」的路上渐行渐远,进入阿里数字娱乐事业群,从最开始做数字版权到开始接触游戏项目、引入游戏商务等。作为当时的项目经理,除了整天游走于迪斯尼和国内硬件团队及阿里、天猫团队的整合开发项目之外,还曾与美国 NBA谈判达成协议共同开发了一款游戏机产品。总之,在阿里两年半的时间,让Lemony对整个数字娱乐行业全球的运营市场都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

而涉足动画行业除了文化类产品自身散发的神秘感吸引他之外,还有一个对他影响很深的人,那就是初中同学兼动画老司机米粒。米粒先后参与创作了《魁拔》《大圣归来》《小门神》等系列在业内名震一时的作品,并且成功地将「VR动画界最懂芯片研发的Lemony」拉上了车,一起驶向VR动画行业。当然,另一位合伙人啊呸的加入也让平塔的团队变得更加稳固,啊呸曾在阿里和腾讯任职,在整合营销方面颇有建树。

于是,小而美的团队,就这么「出道」了。

 

“线上众筹+线下体验店 ”模式

5.png

 

平塔科技在线上的赢利模式主要是通过传统影视行业模式,线上采用众筹的形式,将广告植入于无形之中。其中蔚蓝海岸地产的广告牌植入成为《拾梦老人》的头号金主,据了解是因为其公司文化理念和拾梦老人不谋而合,Lemony也告诉小编,未来更欢迎像这种和内容形式有共通情怀的“金主爸爸们”加入。除此之外,在《拾梦老人》短短十二分钟的影片里,共有13个小彩蛋,看过的小伙伴们,你们都找全了么?

《拾梦老人》的意义不在于获得国际的肯定,还在于它已经在国内强势刮起了一波国产VR动画风。上线27个小时,累积播放量便突破100万,而据小编了解,之前全球某最顶尖的工作室用了足足三个月才将播放流量达到300万,由此也不难看出,VR动画在中国的市场存在无限希望。

在线下,平塔科技则是以向体验店输送内容的模式传播盈利,将原创动画如《拾梦老人》 内容与线下体验店的实体设备相结合,给用户带来更加生动的感观。而盈利则通过版权销售来收取一定的费用,据了解,每个月通过一家线下体验店所带来的收入达千元以上。Lemony和小编说道,「线下合作体验店我们现在已经有十多个合作伙伴,主要分布在商场、电影院以及一些主题乐园。就像电影院里的VIP体验店一样,而我们做的是输送好的内容。」 但是目前来看,初期的线下体验店的的经营标准化不够,设备的体验度不够好,还需持续改进,而且最大的问题是,线下体验店的生命周期也未必能持续到VR动画市场达到爆发性的那一刻。

因而,在最终线下体验形态呈现上,首先现在的设备技术相对不成熟,影响了用户体验, 其次,线下体验店的运营能力千差万别,导致不同商家间盈利情况各异。据了解,更多的运营者会还是以传统游戏厅的运营,仅仅采用按游戏频次收费的模式。而在科技新媒体爆炸的时代,线下体验店如果忽略内容本身就会成为其硬伤。这一切都需要磨合,并且也可能将会影响并决定VR 动画的未来走向。

众所周知,线下VR体验店较重交互模式,当小编问及《拾梦老人》为何没有设计VR交互游戏模块的时候,Lemony 说,其实团队也考虑过这一点,但最终放弃交互模块是因为如果一味迎合用户的体验度,用户将会在观影时忽略故事本身。这样一来, 导演创作的初衷和主线会被用户的个体主观意识而改变,得不偿失。因此,对于一部仅有12分钟片长的VR动画短片来说,加入交互模式无异于是画蛇添足。

 

创造更多老少皆宜的原创内容

6.png

 

尽管互联网时代,一切新旧事物的更新迭代速度都非常迅速,Lemony坚定的说道,「我们虽然也尝试不同的方式去运营打造内容,然而内容将会是我们一直坚守的核心,这也是我们的竞争力所在。」

「基于现有的原创能力,我们暂时不准备走IP改造这条路线。项目发展前期需要一支精良的制作团队,能把想象落实到产品和设计中,然后脚踏实地的生产出满意的成品,这是我们目前在努力的方向。」 Lemony诚恳的说道。

对于未来的三年,平塔科技目标是创造出一大批属于自己的原创电影。纵观一个影视公司的10年或者20年发展长线,其核心竞争力除了人才之外,便是数字资产。基于IP市场较为浮躁的现状,一些老牌IP价格已经被炒到天价。Lemony认为重复做一些能预见到结果的无用功,比如炒热翻新老牌IP,还不如另辟蹊径,努力去开拓创造新的更多的内容。毕竟随着用户群体的年轻化,想要抓住用户的心,只能不断的打磨迭代内容产品,用技术团队的实力和内容打造的魅力告诉他们「我们不一样」

Lemony希望平塔自己的作品能和迪斯尼、皮克斯动画一样,老少皆宜。「我们不会去迎合某个年龄段去做一些内容文化,并且暂时也还没有计划做这种通过语言来推动剧情发展的内容。」从表现形式上看,平塔科技与迪斯尼理念也不谋而合。迪斯尼有一个不成文规定,就是一部好的作品要保证在把配音所有东西全部删掉之后,大家都能看得懂。这也是《拾梦老人》和《烈山氏》等想要表达的一种艺术形式。

7.png

《烈山氏》(Shennong: Taste of illusion),目前工作室的第二个项目已经完成开发,进入测试阶段。与《拾梦老人》画风不同的是,以体现自我超越为主线的《烈山氏》风格更加硬朗,以中国上古神话“神农尝百草”为背景,融合更多元的中国文化元素,整体视觉冲击力会更强。

Lemony 和小编透露,平塔团队的第三个项目《ELLO》也正在进展中,预计2018年第一季度之内完成测试版本。而与此同时第四个项目,也正在紧锣密鼓地运行中。据小编了解,平塔科技现有团队一共29个人,几乎清一色全是制作团队,然而即使如此实力强大的团队,在创业初期也遇到过焦虑期。

 

焦虑是每个创业者的常态

8.png

(威尼斯电影节现场,Lemony(左),米粒(右))

 

「我觉得从创业公司之后,一直都处在焦虑中,从焦虑团队建立到焦虑创意枯竭、江郎才尽,到焦虑公司从平凡走向没落…… 然而,这些东西永远都是内心深处的担忧。实际来看,我们跑的还是挺快的。控制欲望,是平息焦虑的手段。公司现在正在从短跑赛道插入到长跑赛道中,所以,我们告诉自己,要调整好呼吸和自己的节奏,才能发挥的更加稳定,跑的更远。并且要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的反思和调整自我,持续输出。」

谈起第一次融资,Lemony笑着回忆道,当时拿着一份PPT就去和投资人谈融资了。然而屡次碰壁之后,他开始沉下心来思考,内容创业本是一个高风险低回报的事情,增长过慢可能成为资本持观望态度的重要原因之一。于是,在后来,他们将目光锁定在了同样对动画行业有情怀的投资人群体,因为目标一致才能走的更远。Lemony说道,在不断开发新产品的过程中,也会经常和投资人一起探讨市场和资本的需求,从更宏观的角度,来拓展自己的思维宽度。当产品开发与市场和资本双重需求融合之后,再去谈融资,便自然而然水到渠成了。

平塔科技于2017年9月份再次拿到了千万的Pre-A轮融资,主要投入到人员增设等方面。目前,平塔科技工作室一部作品的运营周期为3个月,现有人员已经在满负荷运转,因而考虑继续扩充人手,不过具体核心项目和周期还在规划中。Lemony 说道,他们的管理模式是反推式思考和规划,因为动画行业作为电影工业生产产业里面最精密的一个行业,分工极其琐碎,所以必须提前做好严格的时间规划。作为一个动画公司,之所以开支主要是在人工方面,是因为从前期设计到模型贴图、绑定动画灯光等,到材质选择、后期渲染游戏引擎特效的加入,都是环环紧扣的,每个环节都需要专业人力的投入。而只有将这一切都有意义的结合起来,才能很好的运转,动画制作就像是一个非常复杂精密的机器。

 

0号点评:

9.png

(图为《拾梦老人》中周边产品IP小狗 ROCA)

高质量的动画作品,一直是科学技术与内容创意的结晶。以动画电影中非常难实现的毛发效果为例,迪士尼出品的《疯狂动物城》里,讲述了64种不同的物种,这相当于约80个不同的人物模型。其中主角Hopps(兔子)与 Wilde(狐狸)每个都要求250万的毛发,而电影参照了真实动物的大小,所以,长颈鹿角色有900万的毛发,小不点儿沙鼠也要48万。要想达到纤毫毕现,在不同场景里有不同的呈现效果,毛发创建和运动二者的答案基本上都是通过持续性采用迪士尼XGen工作的结果,并用上Hyperion软件处理渲染实现,此外,还得借助多种科技的手段,我们才能看到电影里的最终呈现的样子。

 

为艺术插上技术的翅膀,才能让全世界为迪士尼和皮克斯疯狂打call。当年,皮克斯走向世界之前,也是从一间小小的工作室开始的,我们希望平塔科技能成为下一个中国的皮克斯,而同时也期待越来越多像《拾梦老人》这样的动画作品走出国门,骄傲地拥抱世界。

---END---

*本文来源善缘街0号原创,转载请联系授权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善缘街0号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