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扫一扫

0号课堂

最新活动

资讯前线

0号故事 | 蛋解耿伟:音频界「说创业」的「老罗」

蛋解创业主播耿伟:「曾有人问我,创业者有的妻离子散,有的又不挣钱,每天工作身体亚健康,天天被投资人骂,到底图什么?」

 

 

小善导读:随着喜马拉雅、蜻蜓、荔枝等互联网FM平台的兴起,作为音频内容生产者的蛋解创业,将如何迎接新的机遇与挑战?在资本逐利的创投浪潮中,优质内容制造与企业盈利赚钱又将怎样取舍,实现企业利润最大化?

文 | 善缘街0号 董晓孝 李琳

「不会说相声的英语老师不是好CEO」,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是科技界单口相声说得最好的,以其风趣幽默、敢侃敢说和富有思想性的见解,收割了一茬又一茬的锤粉。如今,在音频领域,也出现了一位「老罗」——80后的「年轻版」,有着与罗永浩差不多的身高体型,更重要的是,与「老罗」一样,靠说相声起家,创建「蛋解创业」音频节目,在这个节目中,听众亲切地称他为「蛋蛋」。

「蛋蛋」真名耿伟,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具有北京人的普遍性特点——「好喷」,并将这一普遍性特点发扬光大,成为音频节目「蛋解创业」主播,每期节目以轻松、调侃的方式讲述企业创始人背后的故事、真实的经历。自2015年3月公司创立至今,蛋解创业已录制了300多位创业者,拥有50万+粉丝。

当前,伴随着喜马拉雅、蜻蜓、荔枝等互联网FM平台的兴起,作为音频内容生产者的蛋解创业,将如何迎接新的机遇与挑战?在资本逐利的创投浪潮中,优质内容制造与企业盈利赚钱又将怎样取舍,实现企业利润最大化?


蛋解创业团队

坚持优质音频内容生产

2016年12月27日,蛋解创业携手京东众创学院和喜马拉雅FM共同打造的创业类音频课程《众创实战派》在京东众筹平台上线,短短68分钟,就完成了100000元的众筹目标。这对初创阶段的蛋解创业团队来说,无疑是非常鼓舞人心的一件事。

蛋解创业主播耿伟对此表示:「这对我们当然是一个非常好的开端,《众创实战派》是一档音频付费节目,邀请京东众创学院重要级导师或学员,比如场景实验室吴声、洛可可贾伟、熊猫传媒申晨等在各自领域颇有建树的创业老司机,就他们的创业心得和经历,输出更加垂直具体的干货。」

他进一步向善缘街0号阐释:「我们希望能够一以贯之地坚持优质创业音频内容的产出,真正打造出‘听得懂、用得上’的创业实战宝典。《众创实战派》这档节目在喜马拉雅FM播出,每期30分钟,每周播出1期,全年共52期。通过创业大咖10000小时的经验汇聚,把创业中的难点、要点以及成败的案例,以故事的形式分享给正在创业或想创业,尤其是非一线城市的创业者,为他们提供全方位、体系化的创业实战方法论。」

之所以如此执着的坚持「内容为王」,是因为在耿伟看来,没有优质音频内容的输出,蛋解创业就不会有持久的生命力。

在蛋解创业团队中,合伙人刘帆,现为设计部负责人,他是耿伟在一期创业音频节目中「捡」来的人才。谈及刘帆的合伙,耿伟颇为感动。「当时,他听了我们一期节目,内心产生了非常强烈的共鸣,然后辞去了他一直不喜欢的工作,跑到我们这里,不要工资,给我们白干活。他真的在这里白干了8个月。后来我们公司融资了,内部也进行了调整,刘帆就成为了我们的合伙人。」

除了自动送上门的「合伙人」,淘宝卖精品咖啡的自主创业者,也给耿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个人从小生活在音乐家庭,小时候特苦逼,别人家孩子都去玩时,他在家练钢琴,长大后顺理成章在一个音乐工作室做后期。但这并不是他想过的生活。他就去了一趟澳大利亚,喝遍了澳洲的咖啡馆,回来自己做了一个淘品牌,开始卖精品咖啡。在蛋解创业讲述了他的故事后,很多听众都去他店里,淘宝信誉从三颗钻变成三个冠,销售额也从每月6万变成了60万。」

类似的例子,举不胜举。这也坚定了耿伟坚持优质内容的信心。为提供更好的音频内容,确保品质与深度,耿伟及其团队在内容上进行精准分层,面对不同层级的听众,推出时长各不相同的音频节目,例如《蛋说无妨》、《蛋无虚发》、《行家时刻》、《文创100》等,形成独特的内容矩阵。

截至目前,蛋解创业已录制了6档音频创业节目,共计320期,累计时长10000小时,播放量达2000万。同时,已与荔枝FM、喜马拉雅、凤凰FM、优听等18个音频平台展开合作,在苹果podcast音频创业类播客全球榜排名第六,国内移动音频全平台创业脱口秀播客排名第一。

蛋解创业主播「蛋蛋」

误打误撞入“音频”界

「对每个人来说,接受信息的方式有很多种,相比之下,阅读文字比较花费时间,看视频需要更高的条件,而听音频就比较简单、便捷,可以利用零散的时间、碎片化的时间,例如在乘车、运动、做家务等过程中同时接受讯息,只需用耳朵就能随时随地收听,不仅节省大量的时间,而且更有亲切感。」耿伟对蛋解创业选择音频作为传播媒介有着自己独特的思考与理解。

事实上,对耿伟来说,进入音频界创业,实属误打误撞的一件事儿。1983年出生的耿伟,是北京西城人,大学毕业后去了一家礼品定制公司。由于北京人「侃爷」的特质——好喷、逗贫以及热心、爱交友的个性,使得他在礼品定制公司做销售做得风生水起, 前途一片光明。

经过2年时间的磨砺,2008年3月,耿伟揣着2万块钱,拉来一个原同事,直接开干,成立北京礼悦尚品商贸有限公司。尽管团队只有两个人,但业务能力都比较强,第一年礼品销售额就达100多万元。随着业务的不断拓展,团队成员由最初的2个人逐渐发展至20多人,年销售额也随之快速增长。2009~2011三年期间,公司发展达到顶峰,每年的销售总额超过1000万元。

「那个时候做礼品销售,赚钱比较容易,我们的日子过得挺滋润,老幸福了。现在我爱我家的胸牌、领带、遮阳伞,华西制药玻尿酸包装盒,雀巢咖啡赠送的礼品小红杯子等等,都是我们公司做的。」回忆那段「风光」时期,耿伟颇为「得意」。

然而,盛极必衰。2011年下半年开始,由于经济形势的转变,礼品公司业务急转直下,到2014年上半年,礼悦尚品的团队从20人减少到2个人,又回到了原点。

这时候,耿伟就开始想,有什么解决办法能够多销售点礼品呢?「除了比较会‘喷’,其他方面也没什么经验,如果做一个音频节目,既能‘喷’得有意思,每期又能聊一个公司创始人,多少会有客户找我做点礼品吧!」抱着这样的心态,耿伟开始录制音频节目,结果录了50多期,一个客户也没有找他做礼品。但做了十几期、二十几期节目后,他发现有不少人在收听,觉得这事有点意思。并且自己花在录制音频节目的时间越来越多,于是干脆将礼悦尚品关闭,在2015年3月正式成立北京蛋解创业科技有限公司。此时,耿伟的创业类音频节目已积累了十多万忠实粉丝,他就这样误打误撞“闯”进了音频领域,正式踏上音频内容生产的创业之路。


 

音频创业获资本青睐

「现在,我自己是个创业者,并且每天都在接触不同领域的创业者,眼界宽了,见识也增加了,自己也快速的成长起来,对创业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耿伟向善缘街0号坦言,「曾有人问我,创业者有的妻离子散,有的又不挣钱,每天工作身体亚健康,天天被投资人骂,到底图什么?我想了两天没想明白,后来终于想明白了:创业是一个载体,只有在这个载体上,承受了火箭的速度,压力非常大,才能快速学习,成长得比别人快。」

他停了一会儿,似乎没有一点「北京侃爷」的范儿,认真总结道:「所以,我认为创业没有成功与失败之分,无非就是你通过创业比别人成长快多少而已。」而这种对创业的深刻见解,主要源于耿伟在蛋解初创时期的切身经历和痛的领悟。

公司成立第一年,商业模式不清晰、股权架构出现问题、团队意见分歧等等,出现了初创公司普遍存在的问题,折腾了一年,不光一分钱没挣,反而把自己的钱全搭了进去。状况远不止这些,对于蛋解创业的未来规划,3个合伙人的分歧更大,撕来撕去,直到一个合伙人的出走,才平息了内部的战火。

在这一年底,步入正轨的蛋解创业开始受到资本的关注,首先种子轮获得苏河汇和AC加速器80万元投资,注入了资本的「洪荒之力」后,耿伟执掌下的蛋解创业后劲十足,发展迅速;2016年6月,蛋解创业再次获得资本的青睐,顺利完成华盖资本、华澍资本及众造未来300万元天使轮融资。

有了资本力量的助推后,蛋解创业在以音频节目为主的基础上,还不断往视频、图文、漫画等多个方面拓展,成为创业领域的全媒体。耿伟对善缘街0号解释道:「视频和图文只能当成流量入口,作为音频的一个补充。这些流量将形成创业社群,其中有付费用户,也有免费用户,而付费社群则是蛋解创业的一种变现方式。」

俗话说,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在坚持优质音频内容生产和企业生存盈利之间,耿伟正努力寻找一个合适的平衡点:既不能影响优质内容的产出,又能让企业「造血」获利。在音频节目中插播广告,不仅转化率低,而且不长久也不稳定,因此,他认为向听众提供优质内容,并收取较低的费用,可成为变现的一种渠道。

对于蛋解创业未来的商业模式,耿伟认为今后主要有两种方式:一是做内容提供商,给喜马拉雅FM等音频平台提供专业的内容;二是通过收取会员费的形式,成立蛋解创业社群,进军付费内容领域。

作为蛋解创业的主播,「蛋蛋」经常会收到粉丝的邮件,他们表示:听了蛋解创业不仅重新找到了希望,而且没有那么孤单了,同时也找到了自己的创业方向。现在,蛋解创业正在以它独特的方式影响着正在创业和准备创业的人,也影响着耿伟不断成长,成为更好的自己。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善缘街0号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