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扫一扫

0号课堂

最新活动

资讯前线

逐梦令|马肖风:天生「反对派」

马肖风被称作是「盖茨的考官」,微软在全世界7000多个考场范围内每使用一次DST技术,都要向其创办的ATA支付专利技术许可费。

马肖风被称作是「盖茨的考官」,微软在全世界7000多个考场范围内每使用一次DST技术,都要向其创办的ATA支付专利技术许可费。

网上最近流传一篇热文:《学PR,到新东方》,文章的大意是,意即有这样一群人:投资做天使、做知名投资人、做会讲故事的创业者,他们都曾经或者还是新东方boy,甚而中国的比特币首富也是来自新东方。我每常与人玩笑,要创业、做投资人得先当英语老师,你看俞敏洪、熊晓鸽。当然,创业大军里,除了背景是英语老师是「最佳背书」外,还有一个不能忽视的职业就是:记者。远如黎贝卡、思博、李翔,近如身边的前同事、前同行们,都泰半辞职,转身投入内容变现和流量变现的大军中。

所以,当我在周末得知要去采访马肖风时,我提醒自己,这位可是80年代记者90年代转行创业00年代成功的前辈。关键是他「转行」成功,做的还是一家技术驱动型的教育公司。

壹 

关于「肖风,你怎么看」

穿过办公区,放眼全是绿色。绿色的篮球场、网球场,旁边与星巴克颜色和样式均同款的绿色遮阳伞下,一桌一桌的是正在开会和聊事儿的年轻人。再向上再向远点看去,是近在咫尺却未曾从这一角度仰视过的CBD。办公室大半很乏味,长长的会议桌上,还好墙上挂着现代派的油画,然后扫眼到左侧书架的顶端,一排《中国考试史》,带我回到17岁那年的7月。不过马肖风的在场和茶盘上的功夫茶转移了我的注意力,他穿着大红色的POLO衫,一条米色到膝盖的休闲裤,招呼我们喝茶。可能是因为他随意的态度,怎么看都不像是做着令人生畏的考试行业近20余年的人。

因缘际会,采访马肖风先生起因于之前采访张永琪先生到终了的时候,我问,「做这件事过程中,你会不会有什么疑问,想问谁」,然后就有了这个问题:「肖风,关于你投的、我做的鲨鱼公园,你怎么看」。

采访从此开始,在马肖风看来,首先是他对于做此事的人的尊重。「我挺佩服老张的,很多像他这样功成名就的人可能不会再做具体的事儿,但老张就是能一直沉到底下做很多很多具体的工作」,这绝非客套话。但马也认为,创业其实就是归零的状态,「可如果你不做很具体的事的话,那也就不叫创业。」 

在马看来,张永琪的鲨鱼公园就如同盖完了一栋大楼,再另起一栋,而且是在刚开始很少钱的情况下起的。做成第一步,然后再去谈融资,大家一起看能不能做成第二步、第三步,这种融资的风格也与马此前遵守的渐进式融资路径相似。当然,张的第一次创业成功,然后功成身退,又愿意从0开始,走一条少有人愿意走的路,这才是马肖风觉得重要和有趣的地方。

他曾是一名记者,后来挣了盖茨的钱

1998年,马肖风和两位合伙人在美国成立了ATA,做基于计算机的考试服务。第一次与「红筹之父」梁伯韬接触,于一家技术型公司,梁问了两个关键问题,核心技术和壁垒都是什么,这些问题在今天一定会被项目创始人事先准备并反复论证,但当时初次接触投融资的马肖风在现场并没有答出来,但之后在公司楼下的咖啡厅写了两页BP,此后,融资一路畅通,2005年,ATA顺利地拿到了来自软银赛富的投资,并于2008年在美国IPO。

确实,ATA的核心技术和壁垒早已经树立起来,举个例子,微软在教育领域使用的一项来自中国的许可技术就是ATA的DST(动态试题模拟技术),马肖风也被称作是「盖茨的考官」,微软在全世界7000多个考场范围内每使用一次DST技术,都要向ATA支付专利技术许可费。

或者,在第一拨在中概股风潮中上市的企业当中,ATA没有那么闻名,一方面是因为行业性质不易归类,一方面更多是因为ATA做的主要还是机构及大公司的生意。但打开ATA的官网,客户名录里几乎囊括了各类执业认证和职业考评的主管机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海关总署等。

ATA的「个性」投资逻辑

知乎上搜索「马肖风」,会跳出一段马叔作为投资人,和项目创始人吃完锅子然后对方拿到票子的故事,当然还有随和的马叔在街边和年轻人撸串的往事,不管故事的主角是不是拿到了融资,但是马肖风和他的ATA几年当中确实投了很多天使轮和再后期一些的项目。在投资的布局上,ATA的投资一方面是围绕ATA的自身业务及相关考试测评方向,比如大家汇、测测SAT、EEO在线教育、做大学学业平台的申请方,而近期投的朗播则是做托福的在线教育。而另一方面则重点在K12素质教育,张永琪的鲨鱼公园且不说,其他如闫文闻的音乐笔记,古筝笔记、爱棋道等项目,这些项目的共同点几乎都和在线教育相关。ATA用实际行动表明,他们不再是一家专门从事考试服务的公司,而是转向在线教育。

「在线教育最重要的是个性化,而个性化是离不开对一个人的精准的评价的,就像医疗、医学领域的靶向治疗,没有精准的检测,靶向治疗是完不成的。在线教育不解决个性化,只是解决时空上的问题,无论是直播还是录播,跟原来的电大没有太大不同。」在马叔看来,真正的在线教育是要能够打破时空,最重要的是要能够完成个性化的学习,目的是提高学习效率。「任何一个行业的进步,都跟效率的提高关联。在教育领域,假如说学习效率被提高了,那可能会引发一场真正的革命性的变化,所以我们会在这些领域里做一些投资。而当你真正去做评价,对于数据的依赖就会高。所以凡是跟能够获取数据有关联的项目,我们都愿意参与。ATA本身,就会越来越像是一个教育数据中心。」

「如果在其他市场被边缘化,那么,就回来」

马叔的人生经历和新东方的俞校长颇有几分相似之处,80年代名牌大学毕业,分配到端 「铁饭碗」的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做记者,人生第一笔10万元的订单来自于单位内部,90年代创办了ATA,并赶上21世纪第一拨互联网中概股上市潮,在美国上市。但是与俞敏洪只做to C生意的不同,ATA的重点在to B的生意。这个差异,或者最终也造成他们之间在资本市场上影响力的不同。

马叔曾在公开场合坦承,ATA过去的8年是没有作为的8年。这也是ATA业务被分拆,全美在线回归国内,在新三板上市的原因。「ATA的成长性还是差」,假如是一个很正常的资本市场,在一个相对长的时间内,它的判断应该是对的。「IPO的时候觉得整个机考会越来越多,财务指标会越来越好。但事实上没有这样,到今天在国内,机考在整个考试领域,还只占了5%的份额,整个情况并没有发生变化。但是在国外在全球的比例,是倒过来的。因为大部分的中国考试主办方,还是觉得,每次出卷子比从头建一个题库要来的更简单。」

「那既然在一个市场里面我们被边缘化了,我们想重新做起来其实挺难的,所以我们做了一个业务的分拆,有可能这部分业务在中国的资本市场,将会更容易受人关注,也可能有更多更好的融资机会。」而保留在美国的上市主体,目前更倾向于去做一些投资。在K12领域,利用过去积累了十几年的在评价领域的技术,以这个载体,去发展出新一代的教育服务。比如说,通过大数据来为学生提供服务,或者为做to C生意的教育同行们提供更多的后台数据服务。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善缘街0号立场」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