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扫一扫

0号课堂

最新活动

资讯前线

阿米巴资本王东晖:忍受孤独,独立判断

王东晖(Kevin Wang) 2011年至今,阿米巴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 在建立阿米巴资本前,2005年至2011年,任职金山软件(HK3888)的执行董事和首席财务官。 在加入金山之前的1997年至2005年中,王先生曾先后任职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和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

阿米巴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王东晖

王东晖Kevin Wang) 2011年至今,阿米巴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 在建立阿米巴资本前,2005年至2011年,任职金山软件(HK3888)的执行董事和首席财务官。 在加入金山之前的1997年至2005年中,王先生曾先后任职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和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

阿米巴资本专注于早期成长期TMT行业的风险投资,投资方向包括但不限于教育、医疗、互联网金融、人工智能、大数据、SaaS、社交、广告技术、企业服务、新能源等。蘑菇街、滴滴快的、威马电动车、二维火、聚水潭、传课、晓羊教育、威佩、指点无限等已成为阿米巴投资的明星项目。

2018年4月9日,阿米巴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王东晖出席了由创业邦主办的《2018创新中国春季峰会》,会后接受了媒体采访。主要回答了关于阿米尔资本的行业投资逻辑、项目投资逻辑以及在选择创始人团队时看中的条件三个方面提问。

他认为投资是个孤独的过程,作为投资人应该忍受孤独,独立判断项目是否具有独角兽潜质。现如今资本市场正在陷入一场巨大的泡沫中,而且很快会破碎。

至今为止阿米巴资本已经投出了很多行业独角兽,如滴滴快的,威马电动车等,对企业级服务市场持续关注。他提出团队的能力是项目的天花板,而企业家的精神是核心考察因素。

以下是专访实录,本内容由善缘街0号(ID : shanyuanjie0)整理:

阿米巴投资逻辑:选择性帮助,早期最难。

我们不会跟创业者一起创业,我只会支持他,我们最多做帮助不添乱,而且是选择性的帮助。

我投资逻辑是早期最难。我们为什么做阿米巴,怎么把阿米巴做成一个成功企业?在过去这么多年,我一直问自己这个核心问题,现在不能说我们为了挣钱,因为这个太空洞,我觉得从结构来讲,从作业来讲,我们必须每期要投出独角兽。

现在这个门槛进一步提升,我们每期要投出多个独角兽。然而,今天独角兽企业门槛越来越低了,我觉得要投出百亿美金,这家机构早期才会成名,才会持续保持自己品牌。

紧接着我们怎么去投项目,我觉得首先项目在这个过程当中,跟风理由不存在,如果指望跟风,指望后知后觉,或者降低风险投一个独角兽,你在早期一定进不去。或许,你可以在C、B轮有机会,但是这个不是我们早期投资人能做的。毕竟,早期投资人试图跟风和降低风险时候,都投不出像样东西出来。

对于投资人最大一个挑战,你要忍受孤独,你看到东西是别人看不到。

当时市场上很多不认同,觉得企业服务在中国没有机会的时候,我们阿米巴投资了很多企业服务项目。我们现在企业服务有5亿美金以上,还有一家企业二期今年预计收服务费几个亿。这个是在以前很难想象到事情。

我觉得首先保持一家合伙人独立点是很重要的,你要相信,但是这种相信我今天不说了,太复杂了。因为我们两个GP都经历了两个市场跌宕,大周期97年金融危机、99年、2000年互联网泡沫,08年全球次贷危机,包括可能我相信未来会有一次调整,按照这个规律,每隔10年左右。

判断项目逻辑:忍受孤独,独立判断。

我们判断企业当中有两点最核心。

第一,项目的天花板是不是足够高。我觉得投不出独角兽、超级独角兽这个机构天使投资人,是没法建立自己的品牌的。项目的天花板足够高这是第一件该考虑的事情。

第二,要看这个尤其是团队有没有稀缺性,这种稀缺性可以是以技能为核心,创业者的各方面经历正好弥补了别的项目的短板。比如我们投1、2个AI的项目,其中有一个基于云的机器人,我觉得他们在领域当中都属于国内非常典型的案例,而且不止是在技能方法,更重要的是他们能够带团队。

我觉得稀缺性在创始团队中最为重要,项目稀缺性是什么?就是当项目在不被别人认可时候,你要去能够先认可它,这是对于投资者最大的稀缺性。

紧接着我们要做更深层次的思考,大部分创业机构,团队能力很强,有稀缺性,但项目是不是天花板足够高想不清楚。大部分就是这样,而不是说天花板非常高,项目没有稀缺性,而是项目整个团队能力没有稀缺性,我觉得那种维度的项目我们一般不去考虑。

所以大部分像这种情况下我们最纠结的点是在两个:天花板是否高,项目能力是否非常强。如果都达到了,那这件事情我们就没有什么可纠结。

本质来讲,投资最核心东西是你要忍受孤独,独立判断,不是说最近好像市场很火,你一定要忍受孤独。这种孤独独立判断是早期最重要的。

抓住一个独角兽不如抓一个成功案例

我觉得企业级服务,这是让我们不会睡不着觉的方式,同时我们也在关注现在年轻人生活方式发生变化。

我觉得在这方面,尤其现在没有到一个不是用户习惯改变的周期,所以现在去做这件事,相对来讲去抓一个独角兽,还不如去抓一个成功案例。毕竟2B业务现在里面还是有非常多的场景,SaaS来讲,人工智能这些东西,其实还是有非常多的机会。像我们阿米巴投了这么多,我们会在一些垂直领域当中,投资比较大比较强的SaaS项目。

企业级服务本身价值洼地非常大,中国和美国是两个体量经济规模,而目前中国只相当于美国三分之二左右的规模。但是我们一个企业级服务市场跟美国比起来还在一个婴儿期。美国现在已经在中年期,毕竟美国已经拥有大量的几十亿、上百亿甚至接近千亿美金的公司。不过,这些之后都会在中国发生。

我觉得聚水潭会成为一家几百亿人民币的公司,成为名副其实的超级独角兽。

团队的能力就是天花板,企业家精神是核心。

中国创业者很多人有创意,但是有的人即使有创业的胆,有创业的勇气,但是未必有创业家精神。比如小米上市,我觉得企业家精神这一块小米雷军在坚持勤奋,永远不服输这一点上,还是很厉害的,至少我没看过任何人和团队中有人逼近这一点。

我觉得创业比谁钱多,谁成功了,这件事情太简单了。但是跟你多少钱一点关系没有,我们投快的200万人民币,没有关系,我们投威马也是不超过1千万,也没有关系。

每个人想重启你的人生,必须得放下。只有放下才能简化工作、人生,把你时间花在最重要的事情,不简化、不放下,满脑子想一些特别多的想法,很难成功。

首先在一个心态里面,你要忘记我原来有多牛,因为你原来多牛实际是一个过去时,你现在想是不是这件事情你可以一辈子做下去,怎么做下去?举个例子,如果在周围所有人离开你,你是不是还要坚持?有些东西是不是你真正意义上放下了。

成功创业者和不成功的创业者,从他们人生态度,创业态度上已经开始分开了。放下本身就是聚焦,把一件很复杂的事情,最关键产品点想清楚。

经常我见到一些CEO想产品商业模式,想的特别嗨,特别复杂。我觉得这是特别危险,真正好的一个创业者CEO能够把这件事情特别简单,能够归到特别简单,最核心的事情想清楚,这可能已经成功一半了。

具体场景我们很难说,举个例子,Bilibli创始人陈睿原来不是创始人。陈睿从小就喜欢二次元东西,他是我金山的同事。但是陈睿有一个特点,真心喜欢,而且陈睿那个时候没钱,最后回到Bilibli做了他们董事长,是因为他真心想干这件事情。

当前资本市场全都是泡沫,早晚会爆掉

现在全世界的市场都面临巨大一个泡沫,我前天发了一个朋友圈,现在看到科技股,初期都呈爆发模式,想出手的人尽快出手,想进IPO的人拼命进来,这种现象非常普遍,我们看到一种在抛售资产的现象。

所以整个资本正面临着巨大风险,就是钱多、泡沫大。中国企业和一些发达国家相比,其实核心能力没有那么强,我们国家就是人比较多,应该先把基础设施搞好。

市场现在正在生成的巨大泡沫,这个泡沫早晚爆掉。昨天我跟二级市场很成功一个PE合伙人聊,他说在很多领域当中没有形成泡沫,我说泡沫破掉不是都要形成泡沫,而是爆点在某一个点上引爆市场。金融危机时候,所有东西都贵,但是次贷导致杠杆,尤其我觉得刺激这些产品被反复包装。

如何投出滴滴快的威马等行业独角兽

很难说我做投资第一天就发现出行很牛,就在看项目的过程当中发现出行市场很大,而且它的改变跟移动互联网结合的关系比较大。

我觉得威马是国家级政策,首先汽车是那么大一个产业,能够变成不一样的东西,你想想这件事情多大。我估计在中国像威马企业肯定会有很多家,都在几百亿、几千亿市值规模。未来通过电动车能整合智能出行,像分享、充电这些东西,加上保险等等服务一起,这个体量会更大。而且我觉得只有中国才能形成这种体量,这个是中国最大的优势,也是国家政策支持或者催生一个市场。这一块在中国,创业者有先天的优势。

聚焦阿米巴信任圈,回报率没有期限

基本上都是我们阿米巴信任圈,我们有自己朋友圈,有投的企业、创始人信任圈,有他的朋友,还有LP成员,这是我们核心信任圈。我们的项目基本上都能够转换出高倍数。我觉得天使项目还没有被大家认可的,那是我们的机会。毕竟大家如果都去抢一个项目,还能产生高倍数,至少现在我还没有碰到。

回报率没有期限,我考虑从来没有期限。我觉得一家企业,早期投从回报来讲可以在不同阶段投,这个不是我们特别担心。我觉得好的项目不存在流动性担心,越好的项目流动性更强,尤其对于早期投资人来讲。

---END---

*本文来源善缘街0号原创,转载请联系授权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善缘街0号立场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