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扫一扫

0号课堂

最新活动

资讯前线

逐梦令 | 诺亦腾CEO刘昊扬:上市并不重要,终极是创造价值

国内外很多经典影视剧的精彩打斗场面、刺激过瘾的特效幕后,都少不了一家中国科技公司的身影——诺亦腾。

人物简介:

刘昊扬,北京诺亦腾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CEO。本科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后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获博士学位。北京体育大学人工智能体育实验室特聘教授,北京市“海聚工程”及北京市特聘专家。

作者 | 董晓孝

视觉 | 李海伟

来源 | 善缘街0号

美剧《权利的游戏》中波澜壮阔的史诗级场面,炫丽震撼冲击视觉的特效画面,给全球剧迷留下了令人惊叹的深刻印象;

好莱坞超级英雄电影《金刚狼3》里精彩炫酷的打斗场面和惊险刺激的视觉效果,展现了X战警系列让人难以忘怀的超级英雄形象;

盗墓电影《寻龙诀》总共1800个镜头,电脑特效镜头占了1530个,黑科技打造的3D影片,口碑与票房双收,最终拿下近17亿元票房,成为《鬼吹灯》系列大赢家。

……

国内外很多经典影视剧的精彩打斗场面、刺激过瘾的特效幕后,都少不了一家中国科技公司的身影——诺亦腾。

这是一家专注于动作捕捉技术的创新企业,掌舵这家新技术公司的是“75后”刘昊扬,他的背后有着怎样的鲜为人知的创业故事?

1

在“吃得饱饭”的地方创业

1997年,一个20出头的削瘦小伙子,第一次来到北京,领略了首都的风貌与气势后,在一家老北京特色的餐馆,一口气点了三个菜。等到菜都上桌了,看着眼前大盘的满满的菜,他傻眼了……回想起自己在上海读大学,因为饭菜分量实在太小,即使吃双份还吃不饱的痛苦,深深懊悔道:“当初为什么没有填报北京的大学!”

15年后,这个小伙子从美国回来,就将创业地点选在了北京——因为能吃得饱饭。

当然,这只不过是流传在公司内部开玩笑的一个梗。作为诺亦腾CEO,刘昊扬严肃中略带幽默、认真中自带解嘲的风格,希望给团队营造科研路上轻松愉悦的氛围、文化。

说到创业,诺亦腾实际上是刘昊扬第二次创业。“严格地说,我没有完整的工作经验,从约翰·罗普斯金大学读博出来后,我就直接加入佛罗里达一个建筑维护软件创业团队。”

▲刘昊扬在美国求学期间

尽管在上海同济大学读书的4年时光,给“食量大如牛”的“小刘”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饥饿的痛苦”,结果去了美国约翰·罗普斯金大学留学,虽然终于可以吃上两个最大分量的汉堡,但马里兰州连年没膝的大雪,让这个祖籍江苏镇江、从小在湖北武汉长大的年轻小伙难以忍受“冬天的寒冷”:以后一定要去南方!!!

佛罗里达,位于美国东南部的一个半岛,面对大海、温暖湿润,风景也很秀丽。“就是这里!”2003年博士毕业后,刘昊扬加入了当地一家建筑结构技术的创业公司。通过传感器结合研发的软件系统,对美国桥梁等建筑进行结构分析,评估是否需要维修,并提供自动化解决方案。这一思路后来在诺亦腾的动作捕捉领域得到了更为广泛的应用。

2007年开始,随着留学华人归国热潮的兴起,刘昊扬也时不时回来,看看国内的机会。直到2010年,他真正下定决心准备回来,把美国的房子一卖,就踏上回国创业之旅。

2

因太创新而没法参展

从美国回来的刘昊扬,遇到了同样是自动化背景出身的香港中文大学工程学院博士戴若犂,两个人一拍即合,经过一番考察最终选择了动作捕捉技术领域,于2012年在北京成立了诺亦腾。

“我们属于很不典型的中国创业企业,喜欢做创新的东西,别人没有做过的。”刘昊扬穿着一身灰色的休闲服,平静而自信地说道。

诺亦腾成立后的第一款产品,就是高尔夫球上的“挥杆宝”。通过传感器将高尔夫球杆的运动数据发送到iPhone后台,帮助消费者进行量化训练。这款产品尚未出售,就被美国CNN发现,拍了一部纪录片,讲述了中国创造新兴创业公司的故事。

与美国对创新事物的接受度不一样,国内的创新之路履步维艰,根本推不动。

“完全融不到钱,当时风投热衷的是copy美国的TMT公司,我们这种原创的动作捕捉技术公司,没有投资机构愿意投。”

首批只生产3000件的“挥杆宝”,由于资金的不可持续,后来就授权给了运动品牌Garmin佳明。

哭笑不得的事接连发生,诺亦腾2013年自主研发的全身动捕系统,因为太创新了,不属于某个行业,连参加会展都不知道去哪儿展。

巧合的是,当年上海正举办第一届国际机器人展,诺亦腾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参展。凭借先进的动捕技术,在LED大屏上呈现的机器人群舞,极具视觉效果。吸引了许多媒体前来观瞻、采访,还有一家叫君联资本的投资机构。

一开始刘昊扬觉得人家是骗子。“之前我们跟中国很多投资人都联系过,因为太创新了,都看不懂。”随着联系的增多,后来见了一次面,详谈了全身动捕这个新技术,才发现君联投资人挺好的,于是就有了诺亦腾300万美金的A轮融资。

从此,诺亦腾在融资的道路上几乎一路坦途。

3

立足动捕,多面开花

2013年,诺亦腾开发的基于MEMS惯性传感器的全身动捕系统,除了去参加上海首届国际机器人展引来首次融资外,还与北京电影学院刘阔老师合作,给3D国漫制作提供动作捕捉与画面特效技术,也就是后来口碑与市场都取得巨大成功的《画江湖之不良人》,是国漫兴起的代表作之一。

《画江湖之不良人》的横空出世,给沉寂许久的国产动漫市场掷下了重要的一石,引发国漫兴起的一个新高潮。这其中离不开诺亦腾这位“幕后英雄”全力的技术支持。

有了与3D国漫《画江湖之不良人》的成功试水,到了2014年,诺亦腾在第一代全身动捕系统的基础上,新推出了轻量级的动捕系统,将原本制约市场的高昂费用降低至万元级别,并且精准度提高至1度以内。因此,这套动捕系统在海外众筹时,以不足1000美元就可进行全身动作捕捉的巨大优势,在短短35天内就众筹到57万美金。

随即,这款产品成功打入好莱坞,经过不断迭代,现已为《权利的游戏》《金刚狼3》等众多电影电视剧制作提供精彩震撼的视觉特效技术。

伴随着全身动捕技术在动漫影视制作方面的日益成熟,之后又有了虚拟现实技术的加持,诺亦腾的技术应用范围越来越广。

在舞台表演方面,2014年为CCTV世界杯虚拟动画人物提供技术支持;2015羊年春晚,与撒贝宁同台主持的吉祥物“阳阳”,也出自诺亦腾的动捕技术;2018年与意大利合作,利用动捕与全息技术,“复活”著名钢琴家进行跨时空现场演奏。

在VR行业方面,与奥迪、大众、现代等汽车品牌进行大型VR汽车展,与主题公园、游乐场开发VR碰碰车、VR栈道等体验项目。同时,注重与科研院所的合作,携手中科院进行深海科考,开发京剧VR项目“数剧京韵”,不断探索拓展虚拟现实的应用边界。

而在工业仿真方面,据刘昊扬介绍,目前主要是做B端的技术沉淀,从工业设计到装备验证,再到数据分析,整个仿真技术需要大量的实践与积累,才能日臻成熟。

值得一提的是,诺亦腾用科技为体育赋能,让体育更快、更高、更强。

鉴于高尔夫动捕技术量化训练在海外被世界顶级教练员与运动员使用,诺亦腾与国家体育总局、中国赛艇协会等机构展开合作,运用全身动捕及虚拟现实技术,对赛艇、击剑、体操等多个项目的运动员,进行运动训练数据分析,通过量化训练,提高训练的有效性。

此外,诺亦腾还与北京体育大学共同筹建人工智能体育实验室,刘昊扬作为实验室特聘教授,全方位协助北京体育大学培养未来体育+科技的跨界人才。

▲北京体育大学人工智能体育实验室

走过“吃得饱饭”的生死期,现在的诺亦腾,“立足动捕,多面开花”,正处于稳步发展的平台期,即将迎来高速增长期。

对于IPO这件事,刘昊扬显得颇为淡定。“上市不上市,这个事情本身不是一个太重要的事。一个企业能创造价值,对社会有益,这才是最重要的事。”

正如诺亦腾的英文名字“Noitom”,它是英文单词“Motion”的倒序拼写,希望有一天能“颠覆”动作捕捉行业的格局——化繁为简。

把早期昂贵与复杂的应用,通过技术的迭代,大幅降低成本,提高效率,让贵族般的动捕技术走向大众市场,打开了动捕市场的新局面,迎来新的灿烂的天空。

诺亦腾,离这一天越来越近……

作者 | 晓秋落叶;视觉 | 最硬核的设计海伟老师;来源 | 有趣有深度的·善缘街0号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