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扫一扫

0号课堂

最新活动

资讯前线

星瀚资本杨歌: AI最好的应用是分子生物学及基因研究 |投资人观点

随着经济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除去满足大众的基本生活需求外,人们将更多的关注放在身体健康上,同时对医疗水平要求也在不断提升。AI+医疗是当前最火热的应用场景之一,人工智能在医疗行业的应用场景主要有五类:智能影像识别、医疗机器人、智能诊疗、智能药物研发、智能健康管理。
随着经济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除去满足大众的基本生活需求外,人们将更多的关注放在身体健康上,同时对医疗水平要求也在不断提升。AI+医疗是当前最火热的应用场景之一,人工智能在医疗行业的应用场景主要有五类:智能影像识别、医疗机器人、智能诊疗、智能药物研发、智能健康管理。

目前AI停留在医学影像学的应用阶段。一直以来,影像学不能作为一个确诊的工具,产生了在医疗行业应用上非标准化的问题。它不是由确诊病人的数量来考量,而是在医师的辅助下完成的。因此,行业的定价权不是在于市场需求,而是通过技术成熟度给予定价。我们很难确认AI系统或设备的有效性。对于非明确的定价和投资估值来说,目前是很难评估的。

未来的应用场景可能会是这样的:医生通过X光片扫描以后,迅速形成肺部肿瘤的重构结构图。首先,它会精准地提示肿瘤或患病的位置。二是,在做手术时,提示医生从哪个方向做切入口是安全的,避免碰到主动脉或主神经等重要部分。第三,直接用电脑来设计手术过程。但目前要实现这三点的难度很大。

"医疗产业链条过长,而治愈中间经历的诊断、会诊、确诊、用药是一个非标过程。"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指出,不少AI公司的商业模式不清晰,业务不标准,价格不确定等一系列因素都会影响AI公司盈利或获得融资。

医疗包括传统医疗、大健康、生物医药、生命科学四个方向。星瀚资本最看好AI在生命科学中的未来应用前景。

2018年1月,比尔·盖茨提出关于微生物组的研究是推动人类医疗的重要方向。因为我们可以通过分析微生物组的基因情况获知大部分疾病根源。

星瀚资本持续关注医疗行业,并且将在这一领域投入更多精力,在生物医药和生命科学领域的投资也会占据更大的比重。杨歌认为,AI最好的应用是分子生物学及基因研究。

首先,当前有科学家通过菌群基因研究定向病症的问题。由于每个人体内有10万亿个细胞和100万亿种细菌,这些菌群分布结构代表其正常运作和非正常运作的分界限。也就是说,患有某种疾病的人,其菌群分布的散落程度与正常人不同。基因检测通过智能化数据分析,分析肠道菌群分布,就能获得较为有效的结果。通过局部组织的菌群基因的分析,可分辨出很多病症。这正是数据化分析、AI分析其中的一个重要方向。

第二,通过分析人自身的基因情况,包括局部蛋白(组织成分)、脱落的DNA等,可以分析每个阶段的病症情况。比如,人体是否出现肿瘤,它是良性还是恶性的?我们可以通过大量的基因分析,再通过统计分析和正常人的基因进行对比,捕捉非正常的基因片段,然后来做诊断。这是AI在生物物理学的中观分析。

第三,AI分析最重要的是在微观层面的应用。基因是构建人的一套代码。基因研究公司在意解析基因的组织。每个人的基因不同,患病的情况不同。通过AI分析微观基因是否与病灶有很远的距离,但是通过局部器官基因分析可以判断疾病。

有意思的是,若想改变先天性和后天性基因病,可以通过人造的外侵基因进行修正。它首先是通过AI分析,再进行修补。比如,肿瘤治疗是基因治疗的垂直方向之一。近两年,医学界流行的CAR-T治疗方法,即通过基因增强、增补的方式,修改基因对病毒、肿瘤的辨识,以及实现自体免疫,并消除肿瘤。增补基因的表达是通过实验完成的。这些实验的基础离不开数据和AI分析。

近两年来,行业出现一个明显的趋势,越来越多研究生物医药的人才是从AI行业转型来的。基因是人的代码,它和计算机代码很像。近年来,我们对基因病、癌症、病毒病的治疗,多是通过基因的修正和修复的方式,它很像程序员修改计算机代码。这是一次革新,也是精准医疗的内涵。

"很多癌症只是表面上被治疗,但还有很多潜在副作用,原因在于目标不够精准。"治疗癌症的靶向药在基因治疗之前就出现了。近两年流行的小分子靶向药PD1疗法,是癌症治疗非常重要的小分子靶向药疗法,它通过增强受体刺激,并产生癌症的抗体。这是分子生物学里的重要突破。基因疗法是分子生物学,精准治疗其中一部分。"比如原来看到一个坏人,扔一个炸弹可以炸毁一片,消灭所有浅层敌人。现在我们看到坏人,可以派一个狙击手,单独狙击一个深层目标,这就是精准治疗。"

尽管AI在生命科学的应用前景光明,但目前仍处于初级阶段。在选择医疗项目时,杨歌会先参考国外流行的医学方法论,然后再从方法论下垂直的应用方向、工艺、技术等筛选投资项目。自从国外出现CAR-T、CIK、PD1、巨噬细胞、IPS疗法等大型方法论后,国内也有很多人都在做相应的垂直方向研究。

在全球来看,美国、中国、以色列发展速度迅速,中国在很多精准医疗垂直领域和基因研究的垂直领域,具备一定实力。但在方法论上可能与国外类似,比如CAR-T、BCLT、PD1、PDL1等都属于大型方法论,其下的垂直靶向是不同课题组方向。比如,美国在PD1下研究皮肤癌,中国团队研究肺癌,都可以转化为科技成果。